MrBizarro

【暗巷组】后悔(上)(吸血鬼au Graves/Credence无差)

基本上只是条废咸鱼了= =只求别把啰嗦的我一脚踹死,顺便赏块车板容身





Credence醒来在一片黑暗之中。虽然离他不远的地方掩饰性的挂着黑色厚重的天鹅绒质窗帘,但是Credence知道后面的窗子早就被砌死了,在他也忘记了是哪天的久远日子里,只隐约记得是自己亲手砌的。

他并没有急于离开自己的位置,而只是坐起来侧头看了看。他知道现在时间不对。

房间遥远的另一角,有些微的光亮透了进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光斑,是来自活人世界太阳的颜色。Credence徒劳的向唯一的光源伸出了手。

“时间还没到……”Credence抿了抿嘴停下了自己的愚蠢行为。他们的时间永远不会到了。

他还是呆呆地望着那块光斑。他刚刚很难得的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世纪以前的阳光。

“怎么了?”梦中的另外一个主人公坐起了身,挡住了那一小块光斑。Credence对上了一双冰冷的眼睛之后瞬间回神,他们在没有光源的地方也足以看清彼此脸上挂着的冷漠与麻木。

“后悔了?”眼睛的主人毫无语气的问道。

纵使再精心打扫也掩盖不了屋子里常年阴暗的味道,空气中的一切都随着时间而静止,于一片虚无的安静中连吸气声都早已不复存在很多年。他们的时间永远不会到了,这便是真正的永恒。

“你会后悔的。”Credence突然想起了梦中一个世纪前的男人用着和现在同样毫无语气的音调下着定论。

**************************************************************

在久远到都有些记不清的某一天,Credence想,那天他终于受够了人生起始的十八年受到的所有侮辱,在临近夜幕的时刻从那个扭曲的家里狼狈的逃了出来。

他的邻居们会在夜晚到来的时候把房门窗户紧锁,以防会吸血的邪恶怪物闯进他们的家门。没有人会在夜晚还停留在外面,也没有任何人会对外面无家可归的青年感兴趣。他庆幸着没有人会看到他的狼狈相,也不打算去寻求任何的帮助。他是有罪的,是肮脏的,他不想玷污任何人。

Mary在孩子们都还年幼的时候为了恐吓credence那些好奇心旺盛的妹妹们,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会在睡前耐着心给他们讲那些可怕的,属于夜晚与死人的故事。但是credence此时并不害怕,他颤抖的手沾满了鲜血,带着星星点点血迹的脸可怖的扭曲着,夕阳最后一点余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试图躲进阴影里,这使得他看起来才像是真正的吸血鬼。

他就是在这时候遇到男人的,男人身上没有任何一点陈腐的痕迹,反而比credence曾见过的任何人都要体面,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一身西装看起来合身而昂贵,惨白而英俊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是来自某个地方,于夜晚才到来的贵族。Credence可以肯定他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但他也没有跑。如果上帝决定降下他弑母的惩罚,那么他只能接受。

但夜晚出现的陌生男人既没有变成什么可怕的怪物,也没有扑上来吸光他的血,只是冷淡的打量了他许久,似乎这个狼狈而肮脏的男孩值得他一直就这样注视下去。

“先生……”credence低垂着头颤抖着打断了男人的打量,男人的目光太过有穿透性,让他感觉仿佛全身都赤裸着一样的不自在。

“graves。”男人说道。

“credence……credence.barebone。”他稍稍抬起眼睛,看到男人点点头后转身往来时的方向离开。

他已经无处可去了,他在妹妹们的面前把他们的养母从楼上推了下去,只是碍于天黑了没有任何人愿意插手此事,等到明天一早他就会受到审判。他早已无处可去了,他跌跌撞撞的逃出来,他的妹妹们麻木冷漠的认定他会死于黑夜,归于死人,只留在家中处理着Mary的尸体。现在回头已经不可能了,他希望能有个人带他离开这场噩梦,随便谁都好。

男人似乎知道身后的男孩并没有跟上来,略微停下了脚步。Credence立刻回神,不自在的在裤子上蹭了蹭手上干涸了的血迹,低垂着头拖着步子跟了上去。

Credence在Mary的睡前故事中听到过,这些邪恶的,死而未僵的生物是会一些魔法的,一旦把他们的猎物引诱进他们华丽的陷阱中,便会露出他们可怕的獠牙,让人类死于幻相。然而这位先生似乎连一些死前的美好魔法幻象都不舍得施舍。

其实就这样离开也挺好的,credence想,他并不是一无所有,他还有鲜活的肉身和甜美的鲜血。他渴望被需要的感觉,哪怕是被一只吸血鬼需要着。

然而这位先生带他穿过了传说中阴郁的森林,来到了故事中死人的城堡,却一直都没有露出他的獠牙,就像是一只玩弄猎物的猫咪。时间越久男孩求生的欲望越强,他捏紧的手心里全是汗。

可以看得出来城堡已经有些年头了,虽不至于年久失修,却也有些落魄。大门并没有锁,男人带他走进城堡之后转身开始又一次打量起他。

Credence的心跳开始加速,松开了握紧的拳头,汗湿的掌心感到了些许凉意。他的头越垂越低,却还是忍不住的偷瞄男人。他要吸我的血了吗?他要露出他的獠牙了吗?会疼吗?

Graves先生打量着男孩越垂越低的头,面无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点茫然无措,他不自在的舔了舔自己比虎牙大一点点的尖牙,却只是让男孩在沉默中无限扩散思维,又一次被青面獠牙的幻想吓倒。

Graves先生感到了彻底的无措,也许他不应该带这个男孩回来的,在今晚,饥饿使他有点无法深思熟虑。

“你吓到他了。”谢天谢地,男孩的腿都已经软了。他一回头就看见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女人,无声无息的,“部长。”

“Tina……”graves带着些责怪的看了眼女人之后,对男孩说道,“你没必要害怕我。”

但这话显然没什么可信度。吸血怪物在故事中只有一个,现在却出现了两个,不知道阴暗处还有多少个,虽然男孩已经提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感到害怕。他怕只需要一个什么信号,他就会瞬间被咬成筛子,甚至因为他们的争抢被撕成碎片。就像闯入猎狗领地的猫咪。

“我们平时并不吸人血的,虽然人血确实味道更好。”似乎是想起了自己未进的晚餐,男人忍不住又舔了舔自己的小尖牙,“但是人类非常可怕,如果他们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莫名出现了孔洞,或者有人失踪甚至是被吸干,他们会因为恐惧来试图消灭我们。”

“你知道的,小镇的另一边有一个牧场……”他又忍不住补充道;

“所以,吸血鬼只不过是晚上会去偷别人家畜的贼?”男孩下意识的问完就后悔了,也许他会因为冒失而受到惩罚。

“差不多就是这样,但不是所有的吸血鬼都是这样。”graves摸了摸鼻子,“只不过你们一到傍晚就会把门窗紧锁,注意不到我们。”

 

 

 


评论(2)

热度(50)